茶界名茶图鉴:曼松消失的那些年,都经历了什么

在2018年说起曼松,无疑是茶界爱马仕;但在10年前说起曼松,那可能就是一个“H”。

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曼松古时遭受战火、烧山、毁林的持续摧残,之后便销声匿迹,“曼松贡茶一泡难求”的说法也随之在江湖上出现,2014年曼松才逐渐回归到大众的视野,但也只是图文而已。

直到2018年曼松才以成批量、规模的形态重回茶人视线,看起来一瞬,实则10年的积淀它才得以重塑。

遗憾的是,年刚过半,一场则道茶业的维权风波掀起,曼松的再现以及其优秀的市场表现,让不少“李鬼”们盯上了眼。

茶界名茶图鉴:曼松消失的那些年,都经历了什么

那些年,仅存在于书本上的曼松

在史书上,普洱茶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汉末,再到后来的宋、元,直到清朝,1733年同兴号茶庄的成立开启了我们现在称作的“号记茶”时期,众多茶庄的兴盛都传递着当时普洱茶的辉煌,贡茶的身份更是说明其可贵。

如果说当时的普洱茶是御前侍卫,那曼松就是“福尔康”。据道光年间的《普洱府志》记载,从雍正十三年(1735年)开始普洱茶由倚邦土千总(曹当斋以后为土把总)负责采办,倚邦的曼松茶被指定为皇帝的专茶。

至此数年后,逐渐普洱茶留下的讯息越来越少,其中缘由与曼松茶的消失类似但又有不同,不堪贡茶任务的繁重,山主烧山逃跑,大批茶树被毁。

茶界名茶图鉴:曼松消失的那些年,都经历了什么

不同的是,1938年一些留洋学者回到云南,在勐海制作了普洱茶,红印、蓝印就是这个时期的标志性产物。但曼松茶所属地区在1942年又燃起了战火,王子山、背阴山再次被历史抹去,曼松从贡茶之后再无音讯。

要知道,普洱茶重回大众视线后,起初并没有山头、大小树的概念,2007年之后这些我们耳熟能详的字眼才逐渐开始流行,但可惜的是,那时的山头里没有曼松两个字。

可以说,在那时曼松茶还只停留在书本上、记忆里,市场上几乎没有任何痕迹。

2014年,曼松的新元年,影像记录其身影

普洱茶从回归到繁荣,再到2007年的低谷,这些都与曼松没有过多关系,在普洱茶历史性低谷后的第7年,也就是2014年,曼松才再次出现在大众的视野。

2014年,CCTV发现之旅·《记录东方》栏目组摄制的《和明星去旅行——王力可探秘曼松贡茶》视频,第一次用图像的形式全面、直观地向大众展示出了曼松贡茶的历史脉络、所属区域、茶树面貌。

茶界名茶图鉴:曼松消失的那些年,都经历了什么

“曼松原来主要分布在王子山和背阴山,原来还有遗留下一些古茶树,原来它从来都很牛……”

在圈内喝过曼松的茶人开始炫耀其独特的口感,像蜜一样甜,没有老班章的霸气、也没有冰岛的柔美,但又好像找不到缺点。

但真的想要找到曼松却又难上加难,于是“一泡难求”的说法成了所有想要喝曼松但没有喝过曼松的茶人的专属独白。

林世兴著《云南山头茶》首次全面解读曼松

同年,林世兴也经过了7年对云南茶山的走访,亲自踏遍云南各大山头和农家,出版《云南山头茶》一书。

茶界名茶图鉴:曼松消失的那些年,都经历了什么

值得一提的是,该书也是近年来首次详细记录了曼松的历史及近况,其中内容的来源正是2010年林世兴与李伟的遇见。

书中提到——

“我们终于来了,曼松!时间:2010年5月21日。在曼松,我们遇见了一位可以称为‘曼松茶通’的年轻人,他的名字叫李伟。”

茶界名茶图鉴:曼松消失的那些年,都经历了什么

在李伟的带领下,林世兴走进了曼松,并在之后的书中对曼松的江湖传说、历史脉络、近期情况一一作出了详细说明,并配有图片。

这可能是大众又一次与曼松的亲密接触。

要知道,在此之前,就连百度百科都没有关于曼松茶的任何描述,在视频播出和书籍出版的数月后,百度百科才有了对曼松的解释,成为大众对曼松知识体系仅有的有效来源。

更重要的是,这是曼松隐秘数年后引发了茶人们对曼松的再次关注与渴望。

2007年之前,曼松茶园可能被橡胶树覆盖

在曼松消失的那些年里,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我们可以知道2006年的曼松茶园正在面临被橡胶树覆盖的危机,因为橡胶对土地的破坏是不可逆的,一旦覆盖就意味着这片土地再也无法恢复种植茶树。

然而2007年,则道茶业李伟通过协商,拿下了曼松茶园所属地王子山和背阴山的万余亩曼松茶园的林权。

茶界名茶图鉴:曼松消失的那些年,都经历了什么

这才可以推导出,在2007年之前,曼松茶园应该正在原始森林里“野蛮生长”,没有被过多的人发现和重视,很难想象此前的曼松茶园该有多落寞,用孤寡老人来形容也不为过。

10年后,2017年的一场秋季拍卖会上一款圆筒曼松贡茶以百万天价落槌成交,曼松茶的藏茶价值在其可望而不可即的品饮价值后,再次让茶人对此趋之若鹜。

但情况没有发生转变,曼松茶依然“一泡难求”。

2013年与2018年的碰撞,风波再起

在则道茶业2007年成为曼松核心产区(即王子山、背阴山)万亩林权的合法拥有者后,又于2013年合法取得“曼松”保护商标。

时隔5年后,2018年则道茶业的曼松茶大规模上市,认购金额达到了1879%的数额,金额达187.98万元,人数294人。这是多年的“一泡难求”后的释放和憧憬。

也正因如此,曼松的价值潜能和品饮价值被最大化,“李鬼”们纷纷找上门。

2018年7月,则道茶业在经过半年的维权之路后再次发布“曼松”商标维权公告,并对淘宝某些商家进行投诉,虽然在平台上涉嫌侵权的产品开始逐步得到控制,投诉过的商家已对产品做下架处理。

但前几日则道茶业公众号又发布了一篇石锤文章,里面列举了阿里巴巴电商天猫平台上的商家的产品——

茶界名茶图鉴:曼松消失的那些年,都经历了什么

500g“曼松古茶树”制作的熟茶仅售569元;

357g“曼松古树”售价才58元;

并且客服对曼松所属区域都丝毫不知晓。

之后的10年,曼松将会何去何从?

曼松回归并不久,所以当我们在很多电商平台上搜索“曼松”二字时,出现的9.9元包邮的产品还不算多。

这个不多是与其他茶的比较,相较而言我们熟知的老班章、冰岛,这样的搜索结果是让人感到害怕和心痛的。

则道茶业在公告中就曾直言:“履行品牌的契约精神是维护山头信用和消费者权益最为有效的方式,是对曼松土地耕耘的茶农和广大爱茶人士负责任的做法。”据了解,则道茶业打响“曼松”品牌保卫战后,不少声音围绕其中。

茶界名茶图鉴:曼松消失的那些年,都经历了什么

有质疑其“区区一个商标注册就剥夺了几百号村民继承的曼松茶山和历史传承,一个大企业大集团就做不得民生的‘好事’?”

也有支持者表示“如果品牌方不做出合理的发声或者维权行动,当市场上满是不能喝的曼松的时候,这其实是我们茶友的损失。”

这两方可以说代表了目前看官们的态度,除了吃瓜群众外,无非是支持和反对。

在事情还没有进一步的进展时,我们需要做的是等待,可能是静候佳音,也可能是幸灾乐祸,但笔者认为,在等待之外我们可能需要静下来思考一下,2018年之后的又一个10年,曼松又将何去何从?

撰文/黑侠